<address id="1fl5j"></address>

    <form id="1fl5j"><nobr id="1fl5j"><progress id="1fl5j"></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1fl5j"></address>

        <address id="1fl5j"><address id="1fl5j"><listing id="1fl5j"></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1fl5j"></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故事

        淺水原之戰

        本文作者:wwwhy136com 時間 : 2017-11-06 10:01:20 如有異議請聯系管理!

        淺水原之戰,發生于唐武德元年(618年)六月至十一月,秦王李世民率軍在淺水原地區對隴西割據勢力薛舉薛仁杲父子所部的作戰,在義寧元年針對西秦的扶風之戰后,以此役一舉擊敗薛仁果,奪取隴西/隴右,此役李世民采用后發制人,疲敵制勝,堅壁不出,窮追猛打的策略,反敗為勝,消滅了隴西的一大割據政權。這一次戰役是李唐政權在隋末奪取天下的關鍵戰爭,借此一舉收復隴上,鞏固了李唐在關中的基礎。

        timg.jpg

        戰前背景

        義寧元年十二月扶風之戰結束,李唐政權和西秦之間開始了長達近半年的相對和平時期。而李淵在戰勝薛舉后把目光轉向了東都洛陽,西秦則是暫時休養生息,恢復由扶風之戰帶來的損傷,等待新的時機。

        第一次戰役

        自義寧元年十二月的扶風之戰后,西秦為了休養生息而暫時性的停止了向東行進。而李淵則把目光看向洛陽。

        戰役引發

        義寧二年正月,在李密打敗王世充后,東都的情勢明顯開始傾斜,王世充等勤王軍不敢阻攔,李密即將占領東都洛陽。而這時候各個勢力則開始考慮依附于李密,竇建德等群雄都勸進他,但是李密則是以還沒有平定洛陽為由拒絕。

        timg (1).jpg

        早在大業十三年,李淵已經開始放眼洛陽,他希望坐看李密和隋朝舊軍在東都對峙,然后成為鷸蚌背后的漁夫,這樣一來他就有更多的精力放在關中。而相比于已經被打敗的西秦,當時被溫大雅形容局勢“有若倒懸”的東都顯然有更為重要的地位。所以李淵為了自身戰略著想,不得不暫時放棄西秦,于義寧二年三月派李建成為撫寧大將軍、東討元帥,李世民為副帥,率領十萬大軍救援東都。然而在大軍抵達洛陽后的戰況卻演變的非常膠著,在芒華苑和李密互相對峙,兩軍僅有小型的戰爭而不分勝負,直到最后唐軍也只有大將劉弘基破了瓔珞門而無寸進。

        駐扎在芒華苑的李建成和李世民在三月時還在和李密對峙,互相沒有進犯,因此唐軍開始了新一波的部署。此前由于洛陽封鎖城門,杜絕和城外的聯絡,導致很多人志氣衰弱。同時洛陽還緊缺糧食,甚至逼得元文都封那些不消耗公糧的守城者為二品散官。這一系列的變動導致洛陽城內的官宦“多欲為內應者”,比如朝議郎段世弘就是其中一位,想要密謀和“西師”也就是李建成所部,一同奪取東都。但是就在這樣趨勢看起來朝向李唐大軍傾斜的時候,李世民以關中根本未固的理由反而拒絕了那些內應的請求。因此在這個時候李密雖然威脅日重,但是在武德元年四月,李淵還是決定把李建成、李世民率領的十萬大軍自東都調離到西線。而根據溫大雅的敘說,李建成和李世民回軍的原因是由于到了農月,因此把十萬大軍又調回長安。

        在回軍前李世民則已經預料到他們回軍肯定會有人追擊,于是在三王陵設下了伏兵。果不其然,敵軍大將段達、張志率領上萬大軍追擊,反而中伏,被李世民手下大將劉弘基所敗一路向北敗退到城下,被斬首四千余人。李世民率軍一路追擊后乘勝拿下新安和宜陽,在留下史萬寶、盛彥師鎮守宜陽,呂紹宗、任瑰鎮守新安后才西進。

        在經過扶風之戰后,西秦和李淵之間有了短暫的平和,但是隨著李淵將重心轉移到東線,薛舉也是開始有所動作。他在扶風失敗后沒有再打算單獨進擊,他轉向北方,聽從衛尉卿郝瑗的建議準備和突厥聯盟,和突厥頡利可汗約定一起謀奪京師。薛舉不但和突厥進行了聯盟,他也開始把進攻的方向從扶風一帶轉向北部,打算從另一方向攻打李唐政權。因此薛舉派出手下大將宗羅睺攻陷了平涼郡(原州),在地理上與突厥相連。而自平涼郡再北上經過靈武郡就可以到達五原郡,那里是頡利的牙帳所在,因此薛舉和突厥有著非常明顯的聯合意圖,而李淵也因此有所擔心并開始布局。

        而在薛舉開始和突厥接觸后,李淵看出局勢開始慢慢對他不利,因此他也針對西秦開始了一番布局。早在義寧元年,靈武郡在李淵入長安晉封唐王時便派遣使者請降,但是那時候李淵并沒有急于答應。二年三月,竇抗在聽聞李淵平定關中后就準備帥自己包括靈武郡在內的數郡正式投靠李淵。李淵便在考慮到靈武郡正好在五原郡和平涼郡的中間,在地理上上起到了阻斷西秦和突厥聯絡的作用的基礎上,接納了竇抗的歸降。另一方面,由于薛舉和突厥聯盟,李淵不得不再次著眼于西秦。他派遣光祿卿宇文歆出使突厥,意圖破壞其盟友關系。而宇文歆也不負使命,成功利用金帛勸說突厥和薛舉斷交。這樣一來李淵就可以暫時關注西秦的動作而無需擔心來自突厥的威脅。在化解突厥和西秦聯盟的同時,宇文歆繼續游說頡利,最終成功勸說他派遣五原太守張長遜入朝,使得五原郡被納入李唐控制。張長遜入朝后,薛舉、梁師都再次問突厥請兵,張長遜便幫助李唐示頡利他們的謀略從而進一步堅定了頡利拒絕與西秦、梁師都聯盟。

        戰役準備

        義寧二年四月底,李建成、李世民回到了長安,李淵便正式頒布討伐西秦的詔令:

        大業喪亂,兵革殷繁,天下黔黎,手足無措。

        孤所以救焚拯溺,平此亂階。

        蜀道諸郡,深思蘇息,遠勤王略,誠有可嘉。

        方一戎衣,靜茲多難,而薛舉狂僭,吞噬西土,隴蜀道途,恐相侵暴。

        今便命將授律,分道進兵。其沖要諸郡縣,宜率勵各募部民,隨機底定。

        斯則暫勞永逸,貽厥子孫,自(守)國刑家,同享安樂。

        至此李淵開始把李唐政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與西秦的決戰,以圖一統中國西北地區。

        初步交戰

        義寧二年五月,李淵正式稱帝,并將郡改為州。武德元年五月至六月期間,豐州總管張長遜主動從五原郡向鎮守平涼郡的宗羅睺進攻。在這次戰斗中,頡利的軍隊和張長遜合兵一處,會合在李世民所部,象征了頡利對打擊西秦的支持。張長遜這一舉動使得李唐政權正式開始和西秦進行軍事碰撞。

        全面開戰

        因為張長遜的進攻,所以薛舉很快就率領援軍增援宗羅睺。緊接著在六月癸未,薛舉入寇涇州,后來又攻入寧州,最后屯兵在寧州南部的折墌城附近,(舊唐書載高墌城指同一地方),兵卒則最遠游蕩到豳州、岐州。而這兩個州距離長安均只有三百里,李淵這樣一來不得不和薛舉正面交戰了。

        u=226708036,2671032644&fm=27&gp=0.jpg

        六月初,李淵便針對薛舉的入寇,派遣李世民為西討元帥,率領手下八位總管所部征討西秦。這一次以李世民為元帥的大軍,以納言劉文靜為行軍長史,吏部侍郎殷開山為行軍司,而手下的八總管根據史料記載包括劉弘基、慕容宗睺和李安遠,其中李安遠以右武衛大將軍隨李世民征討;劉弘基在戰前就是右驍衛大將軍,并領行軍左一總管跟隨李世民征討。

        涇州第一次防御戰

        一開始在五月馳援手下宗羅睺后,薛舉緊接著在六月派薛仁杲開始進攻涇州。而李唐早已開始相對應的布局,安定道總管劉世讓率領二萬士卒在涇州城附近抗擊薛舉。卻不想和自己的弟弟劉寶一起被薛舉所俘。于是在抵達涇州城后薛舉勸說劉世讓去以西秦大軍已經抵達長安為由勸降涇州,但是劉世讓忠堅不屈,假意同意薛舉,反在城下喊出“賊兵多少,極于此矣。宜善自固,以圖安全?!币詧远苤莩鞘剀娛繗?。薛舉反而因為他的節氣沒有加害于他,而劉世讓也是盡快把弟弟偷送回了唐軍,使得唐軍得知西秦軍隊的虛實。當時驃騎將軍劉感負責備御涇州城,在劉世讓的幫助下得以守住涇州城,一直堅持到薛舉大軍糧草耗盡不得不撤軍。至此西秦軍對涇州第一次包圍暫告段落,主力轉而和李世民主力對峙。

        決戰

        對峙

        在涇州被圍后,李世民也帶著八總管所部掛印出征。薛舉放棄涇州后李世民也正好抵達,雙方便在寧州南部的高墌城相遇。李世民這個時候推測薛舉由于糧少肯定想要速戰速決,所以下令全軍深溝堅壁,不主動出擊。因此雙方軍隊之間出現了非常短暫的一段對峙時間,互相沒有攻伐。

        但是就在七月,雙方開始對峙后不久,李世民因為瘧疾病倒,于是他只能把軍務委托給長史劉文靜及司馬殷開山。而后李世民告誡他們說薛舉大軍來襲,糧草不夠而且士卒勞累,因此薛舉極想要和唐軍決戰,所以不要輕易出戰,等西秦軍糧草耗盡自然有機可圖,等他病好了就可以一舉破之。他本來計劃通過薛舉軍隊的后勤缺陷達到不戰而勝的成果,同時也想要唐軍依靠高墻深寨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等西秦軍隊更為疲軟之后便可以輕松取勝。而由于自身病倒,不得不先交代劉文靜等先堅守高墌城,等他病愈后再繼續下一步行動。

        在之后薛舉如同李世民預料的一般多次挑戰,而劉文靜和殷開山卻并未遵守李世民的指示,而是在七月決定出兵“爭利”。自一開始殷開山便對剛接任的劉文靜說,由于李世民生病,擔心劉文靜能力不足才如此告誡,我們應該尋機主動攻打薛舉,不把強敵留給秦王??赡軇⑽撵o并沒有采納這一建議,殷開山就再次提議,用“恐賊輕我”為由想要說服劉文靜出兵宣揚武力,比起之前的建議更加委婉穩妥,單純想要震懾可能輕視唐軍的西秦軍。在最后劉文靜同意了殷開山出兵耀武的建議,計劃在殷開山提議的基礎上先占據有利地勢,并在同時震懾薛舉。根據舊唐書記載,劉文靜除了同意用殷開山“觀兵耀武”的提議,還添加了爭利的謀略。參見《太平御覽》描述“先知迂直之計者勝,此軍爭之法也”,這句話的出處來自于《孫子兵法》軍爭篇所說“軍爭之難者,以迂為直,以患為利,故迂其途,而誘之以利”,而根據王皙對軍爭的注釋,兩軍要爭利,得利者就贏了。再根據李筌對軍爭的注釋,可以得知劉文靜認為敵方如果看到先得利的己方肯定會“患之”,從而達到威懾西秦軍的目的。因此他是如同杜佑所說的就是出于占據更有利態勢的考慮才同意了殷開山的提議。

        淺水原戰敗

        就在出兵后,李世民得知了這個消息后認為他們必敗無疑并發信想要讓阻止唐軍出兵,可是為時已晚-唐軍還未收到李世民手信就已經被薛舉偷襲成功。一開始唐軍原本是抱著去耀武的目的出兵,仗著自己人多而沒有多加防備,這樣一來就使得薛舉有機可趁。在唐軍抵達淺水原的時候,薛舉率領西秦軍主力繞道唐軍南面并展開背襲。

        就這樣在七月初九,唐軍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八位總管所部都被一舉打敗,損傷慘重。只有劉弘基所率唐軍堅持到箭矢都被用完才潰敗,劉弘基本人最后被薛舉俘虜。由于當時的西秦軍隊以騎兵為主,唐軍為步兵為主,所以在唐軍被偷襲戰敗后,西秦軍隊針對唐軍擁有極大的優勢,所以很多唐軍都因此被殺或者俘虜。而薛舉及其子薛仁杲對待俘虜非常殘忍,所以在淺水原的第一次戰役中,唐軍光是死亡就占全軍過半,沒有俘虜得以存活,而劉弘基、慕容宗睺和李安遠三位行軍總管也一并被俘。因此李世民不得不率領剩下的士卒回師長安。

        在殘軍回到長安后,作為實施導致戰敗的決策的劉文靜和殷開山,都被罰以“除名”,而提出這項意見的殷開山還被加了一句“減死”,相對比劉文靜所受處罰更重。但是身為元帥的李世民并沒有受到任何處罰,并在第二次淺水原戰役中繼續擔任元帥,一雪前恥。參與這一次戰役并堅持到最后的劉弘基被李淵以“臨難不屈“的理由賞賜了很多糧食及布帛,但是不可避免的因為敗軍之罪被除名。

        薛舉進擊長安

        在淺水原一舉打敗唐軍主力后,薛舉徹底占領高墌城,并用唐軍的尸骨做成京觀。緊接著在八月薛舉就派他兒子薛仁杲去圍困寧州,卻被寧州刺史胡演擊退。于是郝瑗向薛舉進言說這一次打敗唐軍并俘獲了很多高級將領,可以趁著關中不穩進擊長安。薛舉同意并開始準備進攻長安的計劃。

        李淵對策

        戰敗的李淵在知道薛舉的動向后決定聯合涼州的勢力李軌來阻止薛舉進攻長安。李淵當時對于李軌的言辭也是十分親切,稱李軌為“從弟”,而李軌也“大悅”,讓自己的弟弟李懋入朝并獻土特產。李淵便授予李懋大將軍一官,并派遣鴻臚少卿張俟德去冊拜李軌為涼王、涼州總管。但是在曹珍的勸說下,李軌并沒有選擇受封涼王及涼州總管,不過保留了身為李淵“從弟”的身份。這樣一來,雙方雖然在一開始勉強達成了共同抵抗薛舉的共識,形成了在外力(西秦)影響下短暫的聯盟,但是也為后來李軌的覆滅埋下了伏筆。

        薛仁杲繼位

        在八月初九,還未開始正式攻向長安時,薛舉就因為生病不得不中止攻略。在生病之初薛舉就召集了一位巫醫占其生病原因,巫醫得出結論是因為在第一次戰役中薛舉所虐殺的唐軍魂魄在“作祟”,而薛舉在聽到這個原因并“惡之”后很快就病死于涇州,而薛仁杲也因此登基成為西秦新的領袖。但是由于薛舉的死亡,軍事行動也不得不暫時停止,直至第二次淺水原戰役的爆發,薛舉生前對薛仁杲會葬送西秦社稷的預言即將成為現實。

        第二次戰役

        武德元年八月,西秦新帝薛仁杲駐扎于折墌城(位于涇川東北,涇州東北十四里處)。李淵在長安確保安全后,一方面向盤踞涼州的李軌修好,另一方面再度任命李世民為西討元帥西征薛仁果,想要消滅臨近關中的強大敵人。

        對峙

        李世民掛帥出征后抵達高墌城附近,和西秦軍相抗并開始了和西秦軍短期的對峙。而期間薛仁杲和手下大將宗羅睺多次主動向唐軍挑戰,在許多將領主動要求出戰的情況下李世民告知他們不要主動應戰,并說待西秦軍士氣疲軟以后再出擊才是萬全之策。而后為了不重蹈覆轍,更是下令說如果有任何還要說應戰的,斬。就這樣在兩方的主戰場形勢還是互相對峙,在持續兩個月的對峙后,西秦軍開始嚴重缺糧,這一情況使得在后來的決戰中為唐軍提供了更多的優勢,也為最后的敗亡埋下了伏筆。

        西秦將領叛變

        薛舉死后,雖然薛仁果接掌了他的權力,但是由于他自身苛虐寡恩,手段殘暴不堪,至他上位后和手下諸將的矛盾越來越大,其刻薄的性格造成許多將領非常不滿。西秦的謀主,幫助薛舉打敗唐軍的郝瑗早在薛舉死亡的時候就由于傷心過度,因病不起,這更加導致了西秦政權內部人心渙散,軍心不穩。因此,使得在和唐軍作戰的期間,有多名高級將領反叛并依附李唐。

        名字叛變時官職影響
        鐘俱仇尚書左仆射河州納入李唐統治
        翟長孫內史令降低西秦軍心、削弱西秦軍隊力量
        牟君才不明降低西秦軍心、削弱西秦軍隊力量
        梁胡郎不明降低西秦軍心、削弱西秦軍隊力量

        上表列出了所有在這一次戰役決戰開始前西秦方面投靠李唐的高級官員。

        涇州第二次防御戰

        在武德元年六月,薛舉已經入侵過涇州,但是由于其勸降和強攻均未成功,是故九月時,劉感還在堅守。但是,他的處境也岌岌可危-先是糧食緊缺,劉感不得不把自己的馬燒了分給將士,自己則最多也只能吃馬骨湯泡木屑;而后城池也多次險些陷落。這時候李世民便針對涇州的情況做出了一系列部署,首先是于九月十二日派出竇軌主動出擊,吸引西秦主力的注意,同時又以宇文歆攻打高墌城繼續分散西秦注意力。而長平王李叔良則作為援軍,與新降的翟長孫一同率軍增援涇州。薛仁杲也為保存自身實力,以糧盡為由(也是事實)向南撤退。

        但是薛仁杲并沒有就此收手,他在強攻不成后決定改變策略,換了一種更加陰險的策略-詐降。他在撤軍后偷偷派了高墌本地人去騙鎮守涇州的李叔良和劉感去“接納”想要“反叛”的城池,而李叔良沒有識破薛仁杲的計謀,并派出了劉感率軍前去。另一邊,劉感并沒有輕易相信高墌一方的話,他在到達后沒有立刻依照城里的指示翻墻而入,他先命令拿火燒城門,卻被城上的人用水澆滅,此時確定了這是一個圈套的他快速做出反應-自己率領精兵先擋住伏兵,為步兵破圍回防涇州城爭取時間。然而為時已晚,城中“舉三烽”后,薛仁杲根據信號率軍沖擊劉感所部。這時候劉感所部都還在百里細川,不得不和薛仁杲軍展開大戰,最后劉感本人被薛仁杲所俘。不過在劉感的掩護下,唐軍依舊有部分逃回了涇州城,隨時準備應對薛仁杲的圍攻。薛仁杲緊接著逼迫劉感勸降涇州,然而劉感一如三個月前的劉世讓,假裝答應勸降時不惜喊出了他最后的遺言:“逆賊饑餒,亡在朝夕,秦王帥數十萬眾,四面具集,城中勿優,勉之?。?!”。不過薛仁杲選擇了和之前薛舉對待劉世讓相反的決定,他讓人把劉感埋至膝蓋位置并讓手下騎兵向他射箭。而當時李叔良不得不固守城池,只能自保,不但讓翟長孫接管了城防,還出錢賜給士卒用以激勵士氣,如此一來才勉強保全涇州沒有被攻破。

        隴州戰役

        同一時間,在涇州西南的隴州,早自薛舉開始,后至薛仁果都對其進行了一番攻勢,但是由于部署的兵力不足,西秦軍隊數次攻擊都沒有成功。而在涇州的情勢得以緩解之后,薛仁杲對隴州的注意力相應的開始減弱,因此,隴州刺史常達在宜祿川對西秦軍隊進行了一次反擊,斬首千余級。薛仁杲在宜祿川之敗后,針對常達再次使用了詐降計,派出手下將領仵士政率領手下數百士卒假裝投降,而常達因為新勝缺乏警惕,大喜之下接受了這批軍隊從而導致他本人被俘,連帶著他手下兩千守軍一同歸于西秦一方。后來西秦軍將領張貴為羞辱常達,問常達認不認得他,而常達睜目瞪他,用“汝逃死奴”強硬回復,刺激到張貴想要直接砍死常達反被常達拔刀反擊,卻由于薛仁杲手下謀士趙弘安相救才免于血濺五步。

        爭議

        本來根據兩唐書記載,常達鎮守隴州被攻打是薛舉在位時,但是其實是在薛仁杲上位后才被圍攻,時間地點在高祖實錄上寫的非常清楚。在唐一方由于暫時沒有得知薛舉之死,因此誤以為是薛舉所領的攻擊。

        淺水原大決戰

        自隴州陷于西秦后,西秦軍并沒有繼續攻打李唐一方勢力,而在李世民的命令下諸將也無法主動出擊,僵持了近兩個月。而這時候西秦內部問題越發嚴重,梁胡郎等將在軍隊缺糧越發嚴重的情況下直接率軍投靠了李世民。李世民抓住了這個機會,判斷出薛仁杲所部的虛弱,遂說敵軍氣衰,“吾當取之”,隨之展開了雙方決定以后命運的決戰的帷幕。

        誘敵

        十月底,決戰開始時,李世民先命令手下行軍總管梁實率軍前往淺水原扎營用以引誘多次求戰西秦軍隊。根據嚴耕望先生的研究,淺水原是通往長安的要道,并且距離雙方主力不遠,適合誘敵以及參與戰爭。而宗羅睺所部這時候背靠涇水和唐軍對峙,由于李世民樹壁不出的策略,宗羅睺在數次挑戰不成后非常氣憤。梁實所部前往淺水原扎營的舉動立刻引起他的注意并率領手下將士撲擊淺水原,但是梁實已經扎營成功。雖然梁實當時扎營非常倉促,后勤并不完善,在被攻擊的時候缺少水源,人、馬都沒有水喝。不過在營寨的依托下,頑強抗擊的唐軍依舊使得宗羅睺的軍隊無法快速取勝。而梁實堅守數日,消磨了西秦軍隊的士氣,這次誘敵成功的為后來的大勝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決戰

        在經過梁實點消耗后,李世民覺得時機已經到了,決定在次日清晨出軍。在決戰正式開始前,李世民派出了右武侯大將軍行軍總管龐玉在淺水原南側,也就是西秦軍主力右翼吸引敵軍注意,為唐軍主力創造機會的同時援救正在堅守的梁實所部。龐玉率軍在淺水原并沒有如同梁實一般扎營,而是選擇游擊作戰,被宗羅睺認為是一個可以輕松攻破的目標從而轉向龐玉。這樣一來龐玉便成功牽扯西秦主力變化陣型,而李世民則有機會率領主力到達西秦軍背后展開突襲。在李世民行軍的時候,龐玉依舊需要抵抗住西秦軍的攻擊。而根據李世民的指示“因高而陣”,[189]他成功以步兵為主的唐軍抵抗住了騎兵為主的西秦軍,另一方面還可以俯視西秦軍的陣勢并隱藏自己的陣型從而為己軍爭取更多的優勢。龐玉做為行軍主管下轄估計萬余人,于淺水原行軍時充分發揮了他謹慎精明的性格,證明了他是去誘敵的不二人選。龐玉沒有在同一地方堅守,而是緩慢的向后撤退佯裝敗退,在數次”敗退“后,宗羅睺所部已經完全被牽引在龐玉所部后面。隨著龐玉所部在西秦軍的猛烈攻擊下逐漸不支,李世民主力已經成功繞道西秦軍隊背后,此時龐玉圓滿完成誘敵任務。

        經過龐玉的誘敵,西秦軍隊成功被引誘至淺水原南部,李世民也到達淺水原北,唐軍對西秦軍隊形成了南北夾擊的局勢。而宗羅睺在察覺到局勢的變化后并沒有繼續攻打龐玉所部,反而開始讓本部轉向抵抗李世民所率領的主力。李世民抓住了西秦軍陣型轉變,無法有效防御的時刻,親自率數十騎突入西秦軍陣,和后續抵達的唐軍里應外合,一舉破開敵軍陣型。這一巨變嚴重下降了西秦軍隊的士氣,導致在不久以后西秦主力的大潰敗,不但先是被唐軍斬首數千余級,后來在涇水為逃命而溺亡的更是數不勝數。

        追擊

        西秦軍主力潰敗后,都向折墌城撤退,這時候竇軌向李世民諫言說薛仁杲依舊堅守折墌城,雖然現在破了宗羅睺所部,但是不應輕進,需要先觀察一番。而李世民則告訴他現在勢如破竹,不能失去這個機會,因此親率兩十余騎追擊薛仁杲。而在戰后李世民也和諸將解釋了他的具體考慮:他認為一開始雖然西秦軍大潰,但是更多的只是傷者而沒有斬首很多;而如果不緊緊追趕,薛仁杲就有可能收攏殘兵,那樣就不容易繼續攻打;而且西秦軍多是隴西人,一開始會向自己的老家跑,但是最后還是會歸于折墌城,因此其中一段時間折墌城是空虛的。所以我軍(唐軍)可以追薛仁杲并逼迫他在恐懼之下投降。另一方面李世民也提到宗羅睺是一名健將,要趁他回城固守前打下折墌城。

        薛仁杲投降

        在經過了潰敗后,近十萬西秦軍隊逃散各地,當薛仁果被李世民追著回到折墌城時身邊只有精兵萬余。雖說西秦總兵力數倍于李世民,但是由于剛剛潰敗士氣低落,沒有任何將領組織軍隊抵抗唐軍,因此當李世民率軍度過涇水后,西秦軍沒有人敢迎戰。而薛仁果反應過來后嘗試整軍反擊,卻不想有幾位將領反而臨陣投降,薛仁杲因此更為恐慌,不得不逃回城內,依靠堅城想要抵擋住唐軍。這個舉動正中李世民的下懷,原本他只有兩千騎兵,如果薛仁果棄城逃跑,可能還有可能逃走,而他卻因為恐懼而退守城內。這樣一來不但使得李世民可以從叛將那里得知守軍虛實,還可以等待唐軍主力趕來包圍折墌城,薛仁果也因此徹底成為甕中之鱉。被包圍了的西秦將士越加混亂沮喪,甚至在半夜的時候有守城士卒爭相跳城投降。李世民知道這個情況之后立刻停止了強行攻城,轉而派人去勸降告訴守城將領個中利害,薛仁杲所部沒有任何對策之下不得不開城投降。就此以薛仁杲率百官迎李世民象征李唐政權消滅隴右割據政權西秦并徹底占據隴右地區。

        戰后處理

        在薛仁杲投降后,李世民收攏了原本屬于西秦的萬余精兵,同時也得到了西秦治下的五萬人口。

        做為此次戰役的統帥,李世民得到了極大的封賞。他不但被升為太尉、使持節,還兼領了陜東道行臺尚書令、左武侯大將軍、涼州總管,同時節度蒲州河北諸道以及東討所有府兵。

        劉文靜:恢復爵位,并被任命為民部尚書(即戶部尚書)兼領陜東道行臺左仆射。

        殷開山:恢復爵位。

        劉世讓(武德元年六月第一次涇州防御戰被俘):戰后回歸李唐,授為彭州刺史。

        劉弘基(武德元年七月第一次淺水原之戰被俘):戰后回歸李唐,恢復爵位,復授右驍衛大將軍。

        劉感(武德元年九月百里細川戰敗被俘并被殺):戰后尸體被李淵買回,贈瀛州刺史,封平原郡公,謚忠壯。兒子繼承他的官爵,被賜房宅、土地。

        常達(武德元年九月隴州戰役被俘):戰后回歸李唐,復授隴州刺史,被賜三百段布帛。

        段志玄:戰后并平劉武周之功,被封為樂游府驃騎將軍,晉武安郡公。

        錢九隴:戰后并平劉武周之功,被封為右武衛將軍。

        李孝常:戰后因功晉義安王。

        馬三寶:戰后因功被封左驍衛將軍。

        高則:戰后因功被封朝散大夫,賜三百段布帛。

        龐卿惲:戰后因功被封為大將軍。

        李孟嘗:戰后因功被封為上柱國。

        周護:戰后因功被封為柱國。

        張士貴:戰后因功被賜八十口奴婢、千余段彩絹以及三千兩金子。

        權萬春:戰后因功被封上開府儀同大將軍。

        姜謨:戰后因功升任秦州刺史。

        還有參戰了但是并沒有過多封賞的文武官員,分別是:屈突通、竇誕、杜如晦、長孫無忌、于志寧、竇琎、乙速孤神慶、柴紹、竇軌、竇抗、樊興、丘行恭、史大奈、許洛仁、宇文歆、

        李淵在戰勝后大悅,宴請諸臣,在酒會上總結說諸將幫助他成就了帝業,特意用了薛仁杲為反面例子強調不可以為前鑒。

        對于投降的西秦將士,李世民對其十分寬厚,他和宗羅睺、翟長孫等將還一同狩獵,他們也非常感動甘愿效死。但是李淵做為帝王,他清楚的看到了薛秦的威脅,所以對于西秦降將的態度和李世民完全不同,他認為薛舉父子虐殺唐軍士兵,舊將需要全部斬殺來祭奠冤魂。而這個時候已經歸順的李密向李淵建言說薛舉就是因為虐殺無辜才亡的,陛下(李淵)為什么要怨恨呢;而且已經安服的那些將領不能不撫慰。李淵也從善如流,聽取了李密的諫言,最后只是誅殺了薛仁杲兄弟和主要將領,其余的都被赦免罪責。當然,針對那些侮辱了自己將領的敵將,李淵并沒有放過他們。

        最終,薛仁杲在長安菜市被斬,其首級被供奉于太廟。

        上一篇:晉武帝擊滅東吳 下一篇:長勺之戰 聲明:淺水原之戰搜集自網絡,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熱門推薦
        • 野史解密
        • 民間故事
        • 幽默故事
        • 童話故事
        • 歷史故事
        推薦閱讀
        川島芳子或是雙性戀 遭日本養父強奸改變性取向
        川島芳子或是雙性戀 遭日本養父強奸改變性取向
        資料圖:川島芳子戎裝照在日本的諜海中,“巾幗女豪們”的手段絲毫不遜于男子,而這些女諜中的頭號人物,無可爭議的當數川島芳子。她的活
        齊恒公見鬼
        齊恒公見鬼
        齊恒公真的見過鬼嗎?其中有這么一個故事嘞。春秋時代,齊國的國君齊桓公有一次在沼澤地里打獵,由齊相管仲親自為其駕車。突然間,桓公看
        晉惠公和秦穆公互嫁公主,但秦晉之好未必好!
        晉惠公和秦穆公互嫁公主,但秦晉之好未必好!
        秦國和晉國為借糧食的事打起來了。首先,晉國遇上饑荒,晉惠公派大夫慶鄭,到西鄰的秦國買糧食。秦國覺得不能為富不仁,秦穆公說:“天災流
        晉惠公的忘恩負義引發了秦晉兩個大國之間戰爭
        晉惠公的忘恩負義引發了秦晉兩個大國之間戰爭
        公元前650年,公子夷吾在秦穆公的幫助下重回晉國,并做了晉國的國君,這就是后世稱呼的晉惠公。夷吾即位后,秦國大將公孫枝住在晉都,索取
        董卓生平
        董卓生平
        董卓誕于永和五年(141年),生來具備過人的怪力,能在馬上左右開弓。年少時游歷羌胡聚居地,與豪帥結交。后從事耕作,豪帥來訪時以謀生的
        晉文公在曹受辱,被人偷看身材
        晉文公在曹受辱,被人偷看身材
        重耳一行離開了齊國,又開始了他們的列國之旅。他們第一個到的國家,是楚國的新小弟曹國(現山東省定陶縣西北)。曹國是個典型的小國,夾存
        制服丝袜人妻中文字幕在线

        <address id="1fl5j"></address>

          <form id="1fl5j"><nobr id="1fl5j"><progress id="1fl5j"></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1fl5j"></address>

              <address id="1fl5j"><address id="1fl5j"><listing id="1fl5j"></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1fl5j"></address>